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第一序列 > 1228、被忽略的人

1228、被忽略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密钥之门的神奇之处在于,你自己也无法确定那扇门到底通向哪里。
  
  它可能是你曾去过的地方,例如陈安安最喜欢的糖果屋。
  
  它也可能是你从未见过的地方,例如陈酒的海边。
  
  这才是最让人期待的环节,那个礼物盒子里到底是什么,就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清楚的了解自己,人们在生活中总是回避着一些答案。
  
  但是罗岚对于内心非常笃定,他从来没有逃避过自己的内心,他知道自己心中的每一个答案。
  
  这也让他更加坚定。
  
  许瞒踏入密钥之门的第一瞬间,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所在之处,这是……庆缜和罗岚在111号壁垒里,曾经居住过的小平房。
  
  那年因为给父亲治病,他们卖掉了原本的居所,换到骡子堡路这里租住。
  
  这一住就是8年时间。
  
  后来庆缜成了庆氏的影子,这兄弟二人便开始飞黄腾达,买到了更好的房子,别墅、庄园……
  
  生活在一天天变好。
  
  许瞒仅仅来过这里一次,还是帮庆缜搬一些过去的旧物件。
  
  如今再来这里,他竟发现,这里的家具摆设,还与自己几年前来这里时一模一样。
  
  许瞒疑惑问道:“罗老板,门怎么会开在这里?”
  
  “这是我家啊,”罗岚乐呵呵笑道。
  
  “这房子不是你们以前租的吗,我还以为你已经把房子退给房东了,”许瞒说道。
  
  “没有,我把房子给买下来了,”罗岚说道:“平时我在111号壁垒的时候,都住在这里。不过我回111号壁垒的机会太少了,所以你们不知道。”
  
  这倒是让许瞒有点诧异了,罗岚这种庆氏的二号人物,竟然住在这么一个破落的地方?
  
  罗岚看了许瞒一眼:“怎么,不符合我的风格?你可别小看这屋子,我只有在这屋子里才能睡的踏实。”
  
  说话间,罗岚已经打开了小屋子的正门,门外便是骡子堡路,门口还有一位大叔正推着卖凉皮的车子,车上摆放着盆盆罐罐。
  
  许瞒看着这一幕有些诧异,这位罗老板对于自己的内心,是如此的笃定。
  
  这世上大部门人面对密钥之门的时候,恐怕都难以猜到答案。
  
  罗岚望着这屋里的一切,当初他们一家三口就蜷缩在这个一室一厅的小平房里,生病的老爷子住在里间,而他和庆缜则住在客厅里。
  
  两个人打着地铺,若是白天在外面打了架,半夜偷跑回来的时候,庆缜还得蹑手蹑脚的给罗岚包扎伤口。
  
  冬天的时候,他们还要小心翼翼的守着门口的煤球,防止邻居大叔偷他们辛辛苦苦从别人那偷来的煤球……
  
  离开这里的日子固然更加富有,但罗岚每次回想起来,总觉得这个小平房才承载了他们所有的快乐。
  
  那时候没有庆氏的影子,他们也不需要去考虑战争与政治。
  
  那些老头子才该去思考的人生,还没有降临到他们的生活里。
  
  可以放肆的大笑,可以一起扛着苦难往前走,偶尔回头看一看,身后尽是窘困,只要往前走,每一步都比过去更加美好。
  
  但现在好像不是这样了,每一步都更加艰辛,所以罗岚经常不敢回头看,他怕自己舍不得继续往前走。
  
  “走吧,后来的战士跟上,记得脚步轻一点,我这地板本来就不结实,”罗岚催促道。
  
  一百八十名士兵从屋子里陆陆续续走出去,来到骡子堡路的街道上。
  
  那位卖凉皮的大叔都看傻了,他眼睁睁看着这么一个小平房里走出了一百多号人!
  
  这么一个撑死了才五十平的屋子,竟然能装这么多人?而且还全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买凉皮的大叔忽然觉得自己知道了真相:这屋子下面,一定有一个庆氏的秘密军事基地,就是传说中藏在地底的那种!
  
  此时,士兵们感叹着密钥之门的神奇,他们前往中原时用了好几天时间,回来却只用了几步路。
  
  “长官,这就是巫术吗?”特种连的连长对许瞒问道。
  
  “嗯,”许瞒说道:“这是罗老板从西北带回来的巫术。”
  
  说到这里,连长下意识的用目光去寻找罗岚的身影,可是罗岚却已经不见了。
  
  “罗老板呢?”连长惊呼。
  
  机警的许瞒半句废话都没有,转身就朝着屋里冲去,可这狭小的屋中,哪还有罗岚的身影?
  
  许瞒记得,他们是从客厅电视的对面墙壁走出来的,于是赶忙去摸那面墙。
  
  可是,这会儿墙上哪还有密钥之门啊,已经被罗岚给亲手从另一个方向给关闭了!
  
  许瞒站在墙的这一面深深吸了口气,对方故作镇定的将他们所有人都给骗回111号壁垒,其实是想自己一个人回到61号壁垒去,拯救周其。
  
  这密钥之门是任小粟私下给罗岚的,所以许瞒他们其实并不知道这巫术的原理。
  
  罗岚曾记得,临分别前任小粟认真交代的事情:这密钥之门虽然是双向的,单如果拿它作为逃命的手段,也同样会有弊端。
  
  如果他们所有人通过桥柱的密钥之门来到111号壁垒,那么有人直接摧毁钱陵江大桥的话,那他们所有通过这扇密钥之门的人,都会重新掉出去。
  
  所以当时任小粟交代:“如果这密钥之门是用来逃命的话,就一定要让别人给你开启这扇密钥之门,然后他从门的外面逆时针拧转十圈,门就彻底消失了,进去之后的人也没法再回到门的另一端。”
  
  密钥之门有开启的方式,自然也有销毁的方式,顺时针十圈是开启,逆时针十圈是销毁。
  
  只不过,这种逃命方式便注定了,在逃亡路上必然会有一人留在门外,望着其他人离开。
  
  这个人是注定要牺牲的。
  
  但罗岚从未跟许瞒他们说过这件事情,在罗岚看来,如果这个计划里真的需要有那么一个人牺牲自己来保全其他人,那么这件事情必须他自己来做。
  
  而且,他要救周其是他自己的事情,那一百八十名战士上有老下有小,何必跟着自己一起去玩命?
  
  自己想要冒的险,没必要让别人为自己买单。
  
  罗岚很清楚,如果自己之前就执意要去救周其,那么战士们就只能跟着自己一起去送死了。
  
  “大老爷们,哪有让别人牺牲的道理,”罗岚嘀咕道。
  
  他不希望许瞒等人跟着自己去冒险,可他必须去救周其。
  
  虽然那个蔫儿坏的王八蛋总是喜欢捉弄自己,虽然对方只爱钱,但那是他的朋友啊。
  
  罗岚知道,如果周其真的只认钱,那么现在这61号壁垒里的人工智能服务器机组,就不可能被炸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