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木兰无长兄 > 第489章 番外 花狄之女

第489章 番外 花狄之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木兰带球跑,狄叶飞追了几个月的事情,几乎成为大魏官员和百姓们茶余饭后的笑谈,甚至有地方开了盘口打赌,赌木兰是乖乖嫁了,还是让狄叶飞这样继续没有名分的过着苦逼的日子,一时间,大魏国上下人人几乎都疯魔了。
  
      然而最后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在狄叶飞追了几个月后,贺穆兰自己就乖乖回到了京中,在拓跋焘和拓跋晃的主持下,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据说贺穆兰嫁给狄叶飞时,军中的将士们根本不管皇帝在不在,司礼官说些什么,一群人一拥而上,把狄叶飞扒了个干净,逼着他穿了女装,成为了魏国历史上第一个男扮女装,憋憋屈屈娶媳妇的男人。
  
      偏偏那时候贺穆兰肚子已经有些圆了,穿戴重的能压死人的鲜卑新娘服饰明显不利于胎儿,女装也有许多不方便的地方,所以贺穆兰任性地又穿了一身男装,狄叶飞被军中同僚们起哄换上了女装,贺穆兰却穿了男装,越发衬得贺穆兰英俊潇洒,狄叶飞美艳娇羞,硬是没有一点违和感。
  
      只有后来敬酒的时候,贺穆兰以“腹中有孩子”为由没有沾酒,于是乎,本来就不算海量的狄叶飞,被成百上千个不怀好意的汉子灌得差点直接死了过去,还是昔日军中同火看不过去纷纷出来挡酒,才留了狄叶飞一条性命,没有让贺穆兰从“玄衣木兰”成了黑寡妇。
  
      只是“新娘子”狄叶飞被灌得发了酒疯满屋子遛鸟的事情实在太过疯魔,更别提狄叶飞当日还穿着一身女装,当下就有一些老沉持重的老臣惊得捂脸而逃,大呼“羞死人也”,“有辱斯文”、“伤风败俗”云云。
  
      可军中儿郎哪里管这些?他们千里迢迢就是来凑热闹的,对于他们来说,在今天,自家的男神(雾)娶走了自家的女神(雾),从此以后男神和女神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没他们什么事了!
  
      没他们什么事了!
  
      简直是噩梦!
  
      即使他狄叶飞貌美如,这年纪也是豆腐渣了,可将军还正当盛年,是一个呃,咳咳,将军最美好的时候,怎么就被一朵豆腐渣给追上了!
  
      早知道他们当时就厚着脸皮也追着跑了!
  
      然而无论怎么扼腕跺脚,怎么痛哭流涕,魏国的男男女女(?),一夜之间,尽数失恋,还有的既失恋又破财,简直是人才两空,呜呼哀哉。
  
      “父亲,您究竟对将军说了什么,让她愿意乖乖成亲?”
  
      婚礼完毕,拓跋晃陪着父亲拓跋焘回宫,好奇地问道。
  
      拓跋焘看了儿子一眼,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我知道他们两个这是自己闺中的兴趣,喜欢你追我赶,不过每天被人在耳朵边唠叨不成体统,我也是犯了,所以……”
  
      他笑的更加心虚。
  
      “我就让人设了个盘口,再到处宣扬木兰不会嫁人,你也知道,京中那些女郎和郎君们对木兰简直疯魔,根本不会压木兰嫁人,而我正好就压了木兰会嫁……”
  
      “啊?父皇您还有私房钱?”
  
      拓跋晃睁大了眼睛。
  
      “您的钱不是……”
  
      不是都拿去给母亲,去给后宫盖房子了吗?
  
      “咳咳,我当然没私房钱,你别跟她告状!我一条布丝儿都没留!”
  
      拓跋焘指天誓日的发誓。
  
      “那用什么钱压的?”
  
      拓跋晃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总不会……我的天!崔浩大人会疯掉的!”
  
      “是啊,是啊。”
  
      拓跋焘点头。
  
      “我拿国库的钱去压了赌注,然后写信告诉木兰,她要是不嫁的话,明天我就可以从城墙上跳下去了,军中儿郎以后也穷的没裤子穿了,她那什么孤儿院也不必开了,崔浩等大臣大概会已死以谢先帝吧。”
  
      “您,您好生……好生……”
  
      奸诈!
  
      “这叫姜还是老的辣!”
  
      拓跋焘得意洋洋。
  
      “现在赚了三倍有余!这些小兔崽子,比我还有钱,叫我这一国之君情何以堪!”
  
      他才不承认他郁闷了。
  
      “我这是替天(自己)行道,钱在我这里,可以留作有用之地,给他们也是败了!”
  
      拓跋焘强词夺理。
  
      拓跋晃又一次为父亲的无耻震惊了。
  
      姨遇到这样的无赖,简直是祖坟上冒青烟的……倒霉!
  
      ***
  
      新房外,打晕了狄叶飞的贺穆兰满脸无奈,将自己新出炉的相公衣衫整理好,横抱着送入洞房,又重新返了出来。
  
      “我的天,你已有身孕,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动作!”
  
      阿单志奇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
  
      “让我们背他进去就是了!”
  
      “没事,没事,这肚子里的大概是个小子,健壮的很。”
  
      贺穆兰无所谓地摆了摆手。
  
      “火长,你怎么好生生就嫁了呢!”
  
      吐罗大蛮满脸好奇。
  
      “难道是狄叶飞做了什么让你感动的事?”
  
      “没有。”
  
      他的出现就已经是让人感动的事了。
  
      “那为何?”
  
      “因为我不想看到初中的自己读魏史时,看到的是‘魏国第一巨头涉赌被套,破产自杀’的野史,也不想看到‘魏国破产为哪般?源自女将军未嫁’之类的小道消息。”
  
      贺穆兰面无表情地吐槽。
  
      “嘿嘿,嘿嘿……”
  
      吐罗大蛮傻笑着挠头。
  
      “火长晚上也没喝酒,怎么开始说起胡话来了……”
  
      老子是中了拓跋焘的邪,这辈子都卖给他拓跋家了!
  
      妈蛋!
  
      ***
  
      贺穆兰嫁给狄叶飞后,日子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两夫妻还是聚少离多,不过狄叶飞一颗心几乎全部拴在了贺穆兰身上,每日里快马传信不断,就连城门官都认得出是不是狄将军的信又到了。
  
      瓜熟蒂落,贺穆兰身体好,生孩子也比其他人利索,没几个时辰,就生出了个大胖小子。
  
      顺利的让其他妇人都嫉妒。
  
      她们却不知贺穆兰自己就是学医的,怀孕期间就没有坐着不动每日进步,生产时更是提前进了吃食,自己又了解拉梅兹呼吸法,生孩子再痛,总没有被万马踩死痛,她甚至还有余力指导宫中派来的稳婆如何帮她减轻痛苦。
  
      这一场孩子生下来,宫里的稳婆都差点跪下来向贺穆兰拜师学艺了。
  
      贺穆兰和狄叶飞的儿子生下来后,命名为“安”,从名字也能看出贺穆兰希望他是什么样子。
  
      也不怪贺穆兰心小,这时代的医疗技术太过落后,什么小毛病在这个时候都有可能是不治之症,更别说大病,她是法医,不是神仙,也自然比普通百姓更加敬畏这些疾病,不希望儿子如何大富大贵,只求平安长大。
  
      这狄安也不负他的名字,从小到大无病无灾,身体棒极了,棒到贺穆兰痛揍一顿第二天照样下床乱走的地步,要知道狄叶飞被贺穆兰痛揍一顿都没办法那么快恢复,这狄安也算是“天赋异禀”。
  
      只是这狄安的长相并不太像狄叶飞和贺穆兰,倒有些像贺穆兰的父亲老大人,对于这一点,贺穆兰也很满意。她其实很怕狄安长得像是狄叶飞,性格又像自己,如果是这样,日后恐怕又是鸡飞狗跳,不知有多少人家的儿郎要伤心。
  
      狄安出生后没几年,高昌国动乱,贺穆兰领兵前往西域,后来干脆留在了西域训练新兵,也算是和狄叶飞团聚了,狄安也提早结束了“有娘跟没娘一样,有爹跟没爹一样”的日子,长成了一方霸王,尤其爱吃瓜州的波瓜,对西域的瓜果满意极了。
  
      狄叶飞得了贺穆兰的滋润,自然是春风得意,走路都带风,暂时按下不表,至于狄叶飞的亲兵们谢天谢地,终于结束了骑马跑断腿的日子,也算是可喜可贺。
  
      然而狄叶飞被滋润的日子没过多久,出了一件大事。
  
      狄安都已经六岁了,本不该再有孩子的贺穆兰,居然又怀上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