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周恒苏凝玉 > 第1035章 大结局

第1035章 大结局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恒拿过南楚玉玺,在手中看了几眼。
  
  随后将玉玺交给李兴霸。
  
  “这一点你放心,大周和南楚将不分你我,朕一定厚待南楚百姓和所有官员,以及你南楚皇室。”
  
  周恒给了承诺。
  
  “多谢皇上!”
  
  南楚皇帝带着文武百官跪拜行礼。
  
  “起来吧,从今天起你不再是南楚皇帝,朕册封你为平南侯,可世代居住衡阳城,城内你仍可以以南楚礼仪自居,衡阳城内你也可建造南楚宗庙。”
  
  周恒承诺下来。
  
  “多谢皇上!”
  
  南楚皇帝再次叩拜谢恩,比起其他国家的皇帝,他这个待遇已经是非常不错了,周恒给了最大的恩典。
  
  皇帝投降,文武百官自然是没有什么反抗的。
  
  周恒带着大军进入衡阳城。
  
  “皇上,方仲永来了!”
  
  周恒坐上南楚大殿之上的龙椅,田彰从外面走了进来。
  
  “请。”
  
  周恒笑着说道,他们能如此顺利南下南楚,方仲永绝对是有功之臣,在周恒看来方仲永的价值不低于历史上赵国的郭开。
  
  “皇上,微臣方仲永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方仲永从外面进来,立即给周恒行礼叩拜,高呼万岁。
  
  “哼。”
  
  看到方仲永如此,李兴霸闷哼一声明显是不怎么喜欢方仲永,方仲永虽然说帮助了他们,但是此人投递叛国,残害忠良,实属一个奸佞小人。
  
  “起来吧,此次多谢太师。”
  
  周恒让方仲永起身。
  
  “谢皇上。”
  
  方仲永笑着缓缓起身。
  
  半晌。
  
  周恒没有在说话,而是看着方仲永,方仲永被周恒看得心里有些发毛,周恒可不是南楚皇帝。
  
  周恒给方仲永的感觉是这个人深不可测。
  
  南楚皇帝性格羸弱,他完全可以掌控,但是周恒不行,他看不出周恒脸上的情绪变化,他也看不出周恒到底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
  
  周恒才缓缓开口。
  
  “我是否承诺过太师,只要太师能帮我拿下南楚,我就会承诺太师荣华富贵。”周恒笑着说道。
  
  语气和蔼,但是方仲永却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皇上,如此小人留知何用?”穆广说道,方仲永所作所为,让人发指,就算是对大周有帮助,这样的人也决不能信任,今日方仲永能出卖南楚,明日也会出卖大周。
  
  “皇上,微臣对大周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方仲永立即表明诚意。
  
  “这一点我也知道。”周恒点点头,示意方仲永,他当然知道方仲永对大周的忠心耿耿“朕要好好的嘉奖你。”
  
  周恒带着笑容说道,听着周恒的话,方仲永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周恒还是信守承诺了。
  
  “田彰!”
  
  “末将在!”田彰立即上前一步。
  
  “你在衡阳城外给我建造一座大墓,必须要王侯规模的大墓,记住里面必须要豪华。”周恒传令下去,田彰一头雾水,不知道周恒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方仲永却听出了端倪,这恐怕就是自己的大墓。
  
  “墓碑上些南阳侯方仲永,忠烈满门!”
  
  周恒继续说道。
  
  “皇上?”
  
  方仲永看向周恒,周恒这是摆明了想要杀了自己。
  
  “皇上我可是有功于大周,你不能我杀了,你若是杀了我,如何面对天下人,这天下人日后会有几人愿意效忠于你?”
  
  方仲永大喊一声,周恒这是想要卸磨杀驴。
  
  “我知道你有功于大周,所以册封你为南阳侯,写上满门忠烈四个字。但是你所犯下的罪行,我不会饶恕,方仲永你在南楚位极人臣,却不思忠君报国,朝堂之上欺上瞒下,懵逼皇帝,气压百官,所作所为不可饶恕,故而杀你。”
  
  周恒说道。
  
  方仲永这样的人是必须要杀得,固然方仲永有恩与大周。
  
  “皇上英明!”
  
  李兴霸第一个站出来支持周恒。
  
  “带下去吧!”
  
  周恒摆手说道。
  
  三日之后方仲永被问斩,方家没落,抄没方家所有家产,竟然是南楚国库的十倍之多,听到数目,南楚百官哭泣,南楚皇帝更是气到晕厥过去,晕厥只是说道“太师误我,我误南楚!”
  
  ......
  
  南楚归降大周。
  
  南境三国,南楚,南梁,南唐,三者存其一。
  
  不到半年时间周恒便拿下了南梁和南楚,风卷残云,宛如鲸吞一般,快到让人感觉像是在做梦。
  
  南梁和南楚竟然如此快速便被周恒给拿下。
  
  “燕王!”
  
  “皇上!”
  
  周怿来到周恒面前,南楚归降,周恒和周怿俩人便在衡阳城相会。
  
  “过几天我要会长安了,南楚和南梁这边我想要交给你和兴霸俩人!”周恒决定将南楚和南梁托付给周怿和李兴霸。
  
  因为这俩人周恒信任。
  
  “您要回去?”
  
  周怿没想到周恒竟然要会长安。
  
  “是啊,我已经出来半年了,我过瘾了,是时候回去治理朝政,而不是继续在这里打下去。”
  
  周恒摆手笑着说道。
  
  他是皇帝,不是将军,他主要负责的是大周朝政,而不是行军打仗,行军打仗是要交给李兴霸他们这些元帅,将军。
  
  此次南下,周恒就是想着在七国统一之前过把瘾,好好的过把瘾,彻底的完成自己的元帅梦。
  
  现如今南梁和南楚灭亡,只有一个南唐此时也独木难支,自己不需要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其他人了。
  
  周怿看着周恒,他没想到周恒竟然是为了过把瘾。
  
  “皇上洒脱。”
  
  周怿微微一下说道。
  
  “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啊?”
  
  周恒问周怿。
  
  “有,皇上让臣弟做什么,臣弟就做什么,臣弟绝无二话,一定不服皇恩。”周怿抱拳,回答了周恒的问题。
  
  “好,常言道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等徐象虎他们拿下南唐,我便在这南境建立一座陪都,和长安形成呼应,来一个南北两京治。”
  
  周恒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建造陪都,就必须要有亲王坐镇,而周怿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个办法好,长安虽然是我大周国都所在,但是距离南境路途遥远,常言道山高皇帝远,要是在这里建造一座陪都和长安呼应,是再好不过了。”
  
  周怿也觉得周恒这个办法是最好的办法。
  
  “就这么决定了,到时候你坐镇这里,我在长安也可以高枕无忧了。”
  
  周恒笑着说道。
  
  ......
  
  几天时间,周恒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毕,便决定启程北上返回长安。
  
  “皇上您真的去南唐吗?那可是我大周最后一战了。”李兴霸没想到周恒会在最后成功的时候选择返回长安。
  
  如果周恒去南唐,周恒就是自己亲手一统七国。
  
  “我是皇帝,又不是打仗的元帅,这最后的功劳还是让给其他人把。”
  
  周恒回答道。
  
  水满则溢,月满则亏。
  
  周恒觉得自己是时候应该退出了。
  
  “好吧。”
  
  李兴霸尊重周恒的意思。
  
  “皇上听说您要建立陪都?”
  
  “没错,怎么你对这件事情有看法吗?”周恒看向李兴霸,从自己认识李兴霸到现在为止,周恒发现李兴霸变得和以前也不太一样,变得心思缜密,变得遇到事情开始考虑,李兴霸在周恒看来就是一个大智若愚的典型。
  
  “建造陪都是皇上您的意思,我没有任何的意见,我只是觉得燕王坐镇陪都恐怕有些不妥吧?”
  
  李兴霸还是有些不相信周怿。
  
  “你是觉得燕王有反意?”
  
  “这个我不知道,燕王或许没有,但是燕王的后代呢?日后这陪都必然是至关重要的地方,燕王也是皇室血脉,燕王子孙也是皇室的人,谁能保证他们没有企图?”
  
  李兴霸说道。
  
  “你想的有的远了,你我二人活不过百年时光,百年之后的事情我们如何知道,我们拼搏当下,后世的事情就交给后世的人去做,此次我让你留下这里,一方面是让你协助燕王,另一方面也是让你监视燕王,你可明白我的苦心?”
  
  周恒说出自己的用意。
  
  “皇上放心,微臣一定尽力。”
  
  李兴霸严肃的回答道,周恒是他的恩人,他可以为周恒两肋插刀。
  
  “叫大哥。”
  
  周恒笑着说道。
  
  “大哥!”
  
  李兴霸听着周恒的话,愣了一下随后叫了一声大哥,周恒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周恒返回长安没有再去管南唐的事情。
  
  南唐。
  
  徐象虎和苏望之俩人带着百战军一路南下,一路往东,让南唐首尾难顾。
  
  “来人,传信给国公,让他不要再往东去攻打金陵城,往东没有什么兵力,让他立即调转兵马南下,我和一起将霍信的大军彻底歼灭在怀玉山。灭掉霍信才是关键,金陵城日后可以夺回来。”
  
  徐象虎看着地图觉得怀玉山是灭掉霍信大军的最好地方。
  
  金陵城只是一座城池不会动,一直在原地,而霍信不一样,稍有不慎霍信很有可能就会逃走。
  
  到时候他们想要再次困住霍信就难上加难了。
  
  他们已经将霍信大军逼入怀玉山,只要苏望之带着百战军从怀玉山东侧包围上来,他们就可以将霍信彻底围困在怀玉山。
  
  “是。”
  
  徐象虎面前的人立即前去通知苏望之。
  
  怀玉山。
  
  霍信带着大军和徐象虎交战,霍信没想到徐象虎的龙威军强悍异常,十多次交锋,他们是败多胜少。
  
  被徐象虎一路紧逼,无奈之下只能撤入怀玉山暂时避其锋芒。
  
  “元帅,这怀玉山地势险要,虽然说易守难攻,但也等于是把我们自己也陷入了绝境,此时徐象虎应该在外面对我们虎视眈眈。”
  
  有人来到中军大营寻找霍信商议对策,这躲入怀玉山只能算是权宜之计,决不能当做长久来打算。
  
  “怀玉山不是久留之地啊。”
  
  一人说道。
  
  霍信也是从沉思片刻点点头。
  
  “这件事情我也明白,但是现在我们处境不妙,进入怀玉山是最好的选择。”霍信也不是盲目的选择怀玉山。
  
  “那我们在这里需要多长时间?”
  
  “等,等苏望之的百战军也被我们吸引过来再说。”
  
  霍信平静的说道。
  
  众人听着霍信的话,都是一头雾水,他们现在被徐象虎的龙威军逼的进入怀玉山躲藏,如果苏望之的百战军也过来了,那岂不是插翅难逃。
  
  “元帅这是为何?”
  
  一人不理解的问道,他们现在的处境已经非常不妙了,苏望之过来岂不是雪上加霜了,不明白霍信为何还要这样做。
  
  “大周兵分两路,徐象虎的龙威军南下,苏望之的百战军东出直奔金陵城,金陵城不能有事情。”
  
  霍信给大家解释现如今南唐面临的局势。
  
  金陵城乃是他们南唐都城,金陵城必须要安全。
  
  而如何让苏望之的百战军南下,霍信醒了一下也就只有他们这个南唐最后的兵马。
  
  大周如果不灭掉他们,想要吞并南唐是绝不可能的。
  
  这就是为了霍信选择怀玉山的主要原因之一。
  
  进入怀玉山。
  
  第一是为了躲避徐象虎的龙威军,进入怀玉山躲藏起来,保存实力。第二就是为了让苏望之的百战军南下。
  
  “可是苏望之能来吗?”
  
  有人问霍信,百战军马上就要攻打到金陵城了,胜利就在眼前,苏望之会选择南下?
  
  “一定会。”霍信非常肯定的点头“因为如果苏望之不南下支援徐象虎,徐象虎仅凭龙威军是不可能彻底的拖住我们,怀玉山地势险要,徐象虎从西侧包围过来,但是这东面有很大的漏洞。”
  
  霍信点了一下地图上的怀玉山。
  
  “如果徐象虎把我们逼急了,我们完全可以从怀玉山东侧撤离,将他们甩在身后。因此徐象虎想要将我们困在怀玉山,就必须要请苏望之带着百战军南下从怀玉山的东侧对我们形成包围。”
  
  霍信解释道。
  
  “如此一来,苏望之就不能不南下了。”
  
  霍信最后非常肯定的说道,这是他得出来的结论。
  
  现在对大周的威胁不是金陵城而是他们。
  
  “元帅,按照您说的,怀玉山东侧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可如果苏望之的百战军南下,我们岂不是走投无路了。”
  
  一人看出了事情的严峻,如果百战军南下,等待他们的恐怕就只有绝境了。
  
  “未必,我已经让崔亓带兵埋伏在了怀玉山北侧,只要苏望之的百战军南下,崔亓就会突袭苏望之,到时候我们从怀玉山北上和崔亓大军联合在一起,在这怀玉山的东北位置彻底将百战军歼灭。”
  
  霍信将自己得最终计划说了出来。
  
  他们这是以身犯险,最后在绝地反击。
  
  “元帅你这个可以说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了。”
  
  “是啊,元帅您太厉害了,徐象虎和苏望之恐怕怎么也想不到这怀玉山看似是我们的坟墓,实则是他们的坟墓。”
  
  不少人在听了霍信的计划之后纷纷觉得这个计划不错。
  
  百战军。
  
  在数天时间之后,苏望之收到了徐象虎的书信。
  
  “元帅,我们要南下吗?”
  
  大家看向苏望之,现在他们距离金陵城已经很近了,要是在努努力或许就可以拿下金陵城。
  
  “南下。”
  
  苏望之非常确定的说道。
  
  “南下?”
  
  “没错,一定要南下,徐象虎说的没错,金陵城只是一座城池,他永远在原地不变,但是霍信的大军就不一样,他们是人,他们会移动,所以如果不趁此机会彻底歼灭他们,我们想要拿下南唐恐怕不容易。”
  
  苏望之的想法和徐象虎的想法一样。
  
  “好,我们听您的。”
  
  百战军的诸位将领纷纷同意苏望之的话,苏望之是他们最信赖的人,苏望之既然决定了,他们便没有任何的异议。
  
  当天苏望之就放弃了继续东进命令大军南下直奔怀玉山。
  
  百战军快速南下,苏望之觉得不能给霍信任何的反应机会,如果霍信察觉到事情不对劲,一定会从怀玉山逃离,因此百战军选择了急行军。
  
  南下七日时间。
  
  百战军基本没有停歇,也就是苏望之的百战军,这若是一般的军队,早已经被累垮。
  
  “元帅前面就是怀玉山了!”
  
  卢岳指着前往山脉告诉苏望之。
  
  “好,传令大军快速前进,天黑之前务必要抵达怀玉山北面。”
  
  苏望之命令大军加快前进。
  
  怀玉山北面。
  
  崔亓埋伏五万大军已经苦等数日时间。
  
  “应该来了吧!”
  
  崔亓喃喃自语的说道,按照百战军的行军速度,从金陵城那里到怀玉山只需要五六天的时间就可以了。
  
  “将军来了!”
  
  前方探子来禀报。
  
  “百战军来了吗?霍信啊霍信还真的让你这个小子给赌对了。”崔亓兴奋的说道,没想到这百战军竟然真的来了。
  
  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算是没有让自己白等。
  
  “通知下去,准备作战,只要百战军过来大家都给我毫不保留的杀过去。”崔亓拿出自己的兵器,轻轻擦拭了一下冰冷的说道。
  
  “将军那可是百战军,我们是否要谨慎一些?”
  
  有些人担心的问道。
  
  百战军可是强悍无比,他们南唐对百战军的强悍是深厚体会。
  
  “不需要担心,苏望之带着百战军长途奔袭,他们必然是疲惫不堪,我们在此等候以逸待劳,完全可以战胜他们。”
  
  崔亓自信满满的说道。
  
  ......
  
  百战军靠近怀玉山。
  
  “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啊!”苏望之微微皱眉,眼皮有些跳动,像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一样。
  
  “元帅您是否累了?”
  
  侯威问道,这几天时间下来,他们为了配合徐象虎完成包围,可是马不停蹄,大家都没有好好地休息。
  
  “或许吧。”
  
  苏望之点点头。
  
  “通知下去,在走一段路,到前面我们安营扎寨。”苏望之指着前往说道,但就在这话音刚刚落下,从树林中一支弓箭射出。
  
  “小心。”
  
  侯威急忙将苏望之推开,箭矢击中了侯威的肩头。
  
  “有伏兵,准备作战!”
  
  卢岳立即大喊一声。
  
  崔亓带着埋伏的兵士冲了出来,弓箭乱射,山石滚落下来,道路上百战军的阵型被彻底打乱。
  
  “杀,给我活捉苏望之。”
  
  崔亓指着苏望之兴奋的说道,终于是让他等到了。
  
  “来的好。”
  
  见到伏兵冲上来,侯威和卢岳也是立即命令大军重新整顿阵型迎上去。
  
  双方混战在一起。
  
  血战半日,夕阳西下,天空被晚霞染红,道路却被两军鲜血染红,眼前都是红色的景象,双方感觉已经杀红了眼睛。
  
  百战军因为长途奔袭,逐渐开始吃力。
  
  “苏望之今日你在劫难逃!”
  
  南唐数位将领纷纷朝着苏望之杀了过去。
  
  “哼。”
  
  苏望之眸光一凝,手中偃月刀寒芒一闪朝着冲上来的几人就一刀横扫过去,刀光凛然,出手极快,但还是被对方避开。
  
  “听说你在吕梁城一战之中受伤,虽然伤势痊愈但是出刀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看来果然是如此啊。”
  
  南唐一位将领笑着说道,这要是以前,他们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就避开。
  
  “那又如何?一样能杀你们。”
  
  苏望之霸气的说道。
  
  宵小之辈,他苏望之还没有放在眼里面。
  
  “大言不惭,苏望之看枪!”
  
  几人像是被苏望之的话彻底的激怒,纷纷露出怒色,一人更是大喝一声提枪就刺了上去。
  
  枪长刺到,苏望之手中偃月刀往上上挑,刀刃划过枪尖,将长枪挑飞出去,紧跟着一刀劈在了面前敌将的肩头。
  
  “啊!”
  
  刀刃陷入肩头,鲜血飞溅。
  
  苏望之还是那个苏望之,固然是受伤了,也不是谁都能小觑的苏望之。
  
  但是此人惨叫一声,跟着双手却牢牢抓住了苏望之的偃月刀,感觉要和苏望之同归于尽。
  
  偃月刀无法抽出,一人死死抓住偃月刀。
  
  短暂的僵持给了其他人一个机会。
  
  苏望之余光之中寒芒一闪,又是一杆长枪刺到,长枪从苏望之的腹部刺入,苏望之闷哼眉头微皱,左手立即抓住对方枪杆。
  
  三人僵持,又是一道人影,长矛砸在了苏望之的后背之上。
  
  “噗——”
  
  苏望之一口鲜血吐出。
  
  “元帅?”
  
  卢岳和侯威见到苏望之被围攻,俩人也不顾其他,直接朝着苏望之杀了上来。
  
  “找死!”
  
  苏望之怒喝,双眸中迸发出杀意,手臂一颤,偃月刀竟然抽了出来,长刀再次横扫,直接将面前俩人人头斩落。
  
  南唐三人被苏望之击杀,但苏望之也身负重伤。
  
  “元帅!”
  
  卢岳冲到苏望之面前,只看到苏望之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元帅!”
  
  “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北王狂刀 天神殿 江辰唐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