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盛唐日月 > 第三十八章 诸神的黄昏 卷终

第三十八章 诸神的黄昏 卷终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轰!”“轰!”“轰!”青铜炮口喷出怒火,将一枚枚椰子大小的弹丸送向三百步外的树墩城。吐谷浑人用碎石和泥土筑造的城墙,在爆炸声中瑟瑟发抖。
  
  无论是重金购买来的床弩,还是吐谷浑勇士手中的强弓,都射不到三百步之外。所以,守城一方的将士,只能将脑袋缩在垛口之后,硬扛碎叶军的狂轰滥炸。
  
  慕容、白、赫连三姓的大小萨满们,将脸上涂满牛血和白垩,挥舞着骨器和铜铃,在城内的高台上跳得筋疲力尽,唱得喉咙出血,然而,他们却没请到任何天神下凡来帮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城头上的勇士越来越少,而城内的火头越来越多。
  
  “张潜是个恶魔,所以诸神也会对他退避三舍!而城外那不停喷吐硝烟和火雷的铜管子,就是是恶魔的法宝。”连日来,类似的谣言,已经传遍了吐谷浑各地。几乎是与谣言传播一样快的速度,碎叶军追着吐谷浑百花谷三姓溃兵的脚步,一路逆黄河源而上,连克宛秀、大莫门,武宁数城,将大半个吐谷浑一口吞下。
  
  非但利欲熏心,冒险跑出山外去截杀张潜的吐谷浑慕容、白、赫连三姓的土酋和长老们被打懵了。就连远在大非领的吐谷浑大王白丹,都被吓得连夜离开了王城,带领一众亲信,转向青海湖以西的广查“避暑”。
  
  至于“全歼碎叶军,拿着张潜的脑袋去吐蕃和大唐找贵人领赏”的梦话,自打上个月中旬,在吐谷浑就没一个人敢再提。
  
  而那张魔头,可怕之处不仅仅是手里掌握了连诸神都要退避的“法宝”。他蛊惑人心的手段,也令人想起来就脊背发凉。
  
  湟水畔击败三姓四十八部吐谷浑人的截杀之后,他对被俘虏七千多吐谷浑普通兵卒没做任何报复,并且还派遣随军郎中,尽可能地为俘虏们敷药裹伤。而紧跟着,他就命人在战场旁边搭建了一座高台,将被俘的大箭、伯克,小王、将军、侍郎、萨满等文武官员和神灵的仆从,挨个押上去公开审讯。(注:按照史料,吐谷浑受吐蕃,突厥和汉文化三重影响,既有渠帅,小王这种部族官职,也有自封的侍郎,刺史。)
  
  审讯的内容,不是这些吐谷浑贵人们如何胆大包天,出兵截杀大唐特进。而是这些吐谷浑贵人们,平素如何利用利欲熏心,与神明的仆从一道互相勾结起来欺男霸女,盘剥本族普通百姓。
  
  最开始,被俘虏的吐谷浑普通兵卒,还是被迫去高台下观看公审,并且其中绝大多数,都对唐军的挑拨离间手段,颇为不屑。然而,随着贵人们的招供,俘虏们就赫然发现,自己以前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是贵人们盘剥过重。
  
  而一些奴隶出身的俘虏,更是赫然发现,自己或者自己父辈之所以失去了最后的财产,从普通牧人变成了贵族们的奴隶,不是对神明不够虔诚,也绝非做事不够卖力,而是落入了贵族们联手做下的圈套。
  
  至于贵族们平素所做的那些抢人妻女,霸占人草场和牛羊,放贷盘剥,以及故意制造冤案夺人产业的丑事,更是一件接一件被暴露了出来,随即,变成了一团团火苗,烧进俘虏们的心脏。结果,没等公审全部结束,要求处死贵族们的哭喊声,已经响彻天地。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大唐碎叶军应被俘虏吐谷浑普通兵卒要求,将那些俘虏的贵族们尽数处死于湟水河畔。大部分被俘虏的吐谷浑兵卒,在大仇得报之后,都果断主动投效,成为了大唐碎叶军的辅兵。对于剩下的少量犹豫不决者,张潜也没有难为他们,分给他们每人五十斤粮食和一把缴获来的兵器,让他们各自回家。
  
  紧跟着,张潜的“仁德”和“恶毒”之名,就传遍了吐谷浑各部。
  
  那些平素被贵族们盘剥过甚,却不甘心永远食不果腹的吐谷浑牧人们,对唐军的到来非但毫不畏惧,甚至心中隐隐带上了几分期盼。而那些各部的头人,萨满,长老们,则恨得咬牙切齿,将一个又一个邪恶的头衔和一幢又一幢他们自己做过的恶行,不要钱般加在张潜的头上。
  
  只可惜,造谣和污蔑,阻挡不了唐军前进的脚步。在吐谷浑辅兵们的带领下,唐军沿着黄河源头一路推进,顺顺当当地就穿过了赤岭,杀向了百谷山三姓四十八部的老巢。沿途所有城池堡寨,都是一击而破。甚至还有一些堡寨,没等唐军到来,就被造反的吐谷浑牧奴们自己攻破,所有来不及逃走的贵族、头人和萨满,全都被牧奴们踏在了脚下。
  
  对于吐谷浑底层百姓自发的起义行为,张潜举双手欢迎。只要义军的头领前来投靠,他就以大唐同平章门下三品的身份,当众举荐并委任对方为新的县令、都尉和刺史。并且宣布,原先吐谷浑贵族名下的牲口、牧场和家财,全由起义者自行处置,唐军分文不取。
  
  如果义军希望加入碎叶营,或者举族内迁,他也毫不犹豫地选择接纳。择其中青壮者,进入辅兵营,交给教导团的弟兄训练整顿。老弱和妇孺,则发给粮食、种子和缴获来的牲畜,由唐军护送前往甘州安居,正式成为大唐的百姓。
  
  如此一来,唐军越战,队伍的规模越大,一路势如破竹。
  
  半个月之前,唐军连克了宛秀、武宁两城,威逼百谷山。山顶的吐谷浑慕酋长容道奴和白、赫连两姓的大族长,不敢等死,主动放弃了老巢,退向了白水城。
  
  十二天前,唐军兵临白水城下,吐谷浑三部四十八姓再度惨败,不得以渡过了黄河源,退入了树墩城。
  
  十天前,唐军追至树墩城下,下达最后通牒,给出十日时间,勒令慕容道奴带领慕容、白、赫连三姓的长老们,出城请罪,接受唐军处置。
  
  昨天,唐军主力忽然出现在二十里远大莫门城外,采用围点打援战术,将远道而来的吐谷浑莫离、牛、库泽三姓的两万大军,尽数全歼,黄河水为之变赤。
  
  今天早晨,最后通牒时限已过。唐军主力返回树墩城外,发起最后的总攻,二十八门青铜炮轮番射击,将吐谷浑守军炸得魂飞胆丧。
  
  ……
  
  “邱参军听令,你去告诉慕容勃勃,复仇的时间到了。炮击停止之后,我会派人为他炸开树墩城的西门。届时,你和他带领他麾下的辅兵,充当先锋!”临时搭起的中军帐内,张潜抓起一支令箭,交给了跃跃欲试的邱若峰。
  
  “遵命!”邱若峰快步上前,接过令箭,随即转身狂奔而出。仿佛走得慢了,任务就会落在别人头上一般。
  
  “逯得川,你带本部人马,现在就出发,拿下四十里外的莫离驿。扎紧口袋,不准放走一人漏网!”信手抓起第二支令箭,张潜高声吩咐。
  
  “末将得令!”逯得川躬身领命,随即,也快速跑出中军帐,身体灵活得如同一头正在外出寻找食物的虎豹。
  
  “张思安,你带本部兵马,再点起三千吐谷浑辅兵,向南威逼星海城。告诉那边的赫连刺史,何去何从,给他十天自行选择!”
  
  “杨成梁,你带本部兵马和三千辅兵,去接管芒拉寨,将那里的牧场和牲畜,重新分给当地百姓。如果哪个头人胆敢不服,立刻以谋反罪惩处,不必请示!”
  
  “路广厦……”
  
  “唐塔……”
  
  令箭一支接一支传了下去,中军帐内,迅速变得空空荡荡。而中军帐外,炮击声渐渐停歇,呐喊声、厮杀声,宛若山崩海啸。
  
  张潜稍稍缓了口气,在帅案后坐稳了身体,信手打开了昨天半夜时刚刚接到的密报。
  
  预料中的血腥动荡,终究还是在长安爆发了。与另一个时空的历史一样,韦后一方几乎在稳操胜券的情况下,被太平公主打了措手不及,全军覆没。
  
  毒杀唐中宗李显的罪名,最终还是扣到了韦后头上,虽然任何人都拿不出证据。
  
  安乐公主和他的丈夫,听闻韦后跳城“自尽”的消息之后,方寸大乱,居然使出了弃军潜逃的昏招。结果,没等二人逃到洛阳,就被太平公主的儿子薛崇简率部追上,斩杀于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北王狂刀 天神殿 江辰唐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