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六章 曹贼病

第六章 曹贼病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亲眼证实了吴良的本事,曹禀如获至宝之余,原本焦急的心也终于安定下来。
  又知接下来还需等待两个时辰,他便命几名亲信在原地好生照看,遂邀请吴良一道返回军帐内“商议要事”。
  吴良还道是什么要事,心中正有些奇怪。
  结果就见曹禀将军帐的帘子放好之后,露出了一脸姨妈笑,随即转身从随行的木箱子里面取出了一个未开封的小坛子。
  “嘿嘿,主公虽明令禁止出征期间不得饮酒,但今夜我必须破例与你痛饮一番,否则难以平复心中激动,只是条件有限,这酒就不温了,咱们先将就一下,待班师之后我再设宴邀你畅饮。”
  将小坛子放在桌上,曹禀一边拍开封泥倒酒,一边压着声音笑道。
  东汉末年还没有出现蒸馏提纯的酿酒工艺,因此这时的酒都还是一些度数较低的米酒,也就是后世黄酒的祖先。
  酒入碗中,香气四溢,其中夹杂着米酒特有的甜气。
  曹禀倒好酒后又亲自端起一碗双手奉到吴良面前,极为正式的行礼道:“你今夜立了大功,我代表使君与瓬人军敬你一碗。”
  “在其位忠其事,军候不必如此客气。”
  吴良也是站起身来,双手接过酒碗与曹禀互相敬过,仰头一饮而尽。
  这酒香甜中略带了些瑟瑟的味道,应该是北方特有的粟米酒,而非南方的糯米酒。
  “哈——痛快!”
  一碗酒下肚,曹禀陶醉呻吟。
  又见吴良已经主动起身倒酒,他脸上欣赏之意愈浓,笑着问道:“男子二十冠而字,你应该已经取字了吧?”
  吴良知道,这个时代相熟的人之间通常会以字称呼,这既是一种亲密的表现也是一种尊重,曹禀忽然问起这个问题便是有了与他结交的意思,便笑呵呵的说道:“回军候,良已有字,字有才。”
  “有才有才,胸有旷世之才,好字!”
  曹禀也是个会说话的主儿,闻言当即又端起酒来颇有招揽之意的道,“我略年长于你,你我一见如故,今后私底下我便唤你一声贤弟,你也莫要生分,唤我一声安民兄即可,如何?”
  安民?
  吴良初听便觉得这两个十分耳熟,如此又在心中多念了两遍之后,曹禀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安民……曹安民……难道是那个曹安民?!”
  “曹安民”这个人,历史文献中只出现过两次。
  一次是在曹丕的《自序》中:“建安初,上南征荆州,至宛,张绣降,旬日而反。亡兄孝廉子修、从兄安民遇害。”
  另外一次则是在《三国志·武帝纪》中:“二年春正月,公到宛。张绣降,既而悔之,复反。公与战,军败,为流矢所中,长子昂、弟子安民遇害。”
  这里面都点出了“曹安民”的身份,他是曹操的亲弟弟曹德的儿子,因此便是曹操的亲侄子,曹丕的堂兄。
  只不过这两份文献中都只提到了他的字,并未提到他的名。
  以至于后人无从考证,便只能在他的人物传记中写道:“曹安民,字安民,名不详”。
  不过曹安民的死期在历史文献中倒是非常明确,甚至精确到了月份——建安二年(公元197年)正月。
  建安二年,也就是距离现在的四年之后,曹操率军南征,宛城守将张绣率众投降。
  结果进城之后曹操又犯了“曹贼病”,竟强行将张绣的婶婶邹夫人纳做了妾室,张绣因此怀恨在心。
  曹操也知道张绣心中有怨,于是就准备秘密杀掉张绣以除后患,哪知计划泄漏,张绣听从贾诩的计谋率先发动偷袭,曹操战败仓皇而逃。
  曹安民就死在了这场战乱之中。
  与他一同而死的还有曹操的长子曹昂,以及被称为“古之恶来”的名将典韦……
  想不到面前这个小小的军候,居然还是个了不得的官二代?
  不过再回忆一下此前的细节,倒也并非无迹可寻。
  虽然东汉末年曹姓并非只有曹操一家,但曹营之中姓曹的军官却大多数都与曹操有些关系。
  另外,筹集军饷乃是行军打仗之根本。
  盗汉朝王族之墓又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容易授人话柄。
  以曹操那“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的性子,断然不会将这么重要又敏感的事情交给一个信不过的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北王狂刀 天神殿 江辰唐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