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六百四十七章 杀不死的刺客! 4000

第六百四十七章 杀不死的刺客! 4000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实对于刘邦的斩蛇剑,吴良一直认为只是一柄普通的佩剑。
  
  因为关于它的相关事迹只有一件,那便是刘邦在率领十多个奴役准备起事时,途中斩杀了一条挡在路中间的大蛇。
  
  后来有人来到刘邦斩蛇的地方,见到有一个老妇人正在暗夜中哭泣,有人问那老妇人为何而哭,老妇人便说:“有人杀了我儿,我在哭他。”。
  
  又有人问:“你的孩子为什么被杀呢?”
  
  老妇人又道:“我儿是白帝之子,变化成蛇,挡在道路中间,如今被赤帝之子杀了,故哭。”
  
  众人听完自是不信,正要再向那老妇人询问时,老妇人已经消失不见了,于是此事便传了出来,刘邦自此便也有了“赤帝之子”的高贵身份。
  
  其实据吴良所知,在天朝的历史上,类似的事情并不少见。
  
  几乎所有办成了大事的历史名人,都会为使用类似的手段为自己设立一个普通人无法触及的身份,一来是为了说明自己乃是“天命所归”,让自己变得更加“名正言顺”;二来则是为了强化自己的号召力与影响力,令普通人更加敬畏自己。
  
  因此对于所谓“白帝之子”、“赤帝之子”的说法,吴良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
  
  他唯一确定的一点便是。
  
  哪怕只是一柄普通的佩剑,只要携带的人有足够的勇气与武艺,亦是能够轻易完成斩蛇之举,毕竟蛇又不是钢筋铁骨,与其他的任何动物都一样,只要被杀就会死。
  
  至于所谓“白帝之子”、“赤帝之子”的说法,对于一名统治者,亦是很轻易便能够令其出现在史书与民间传说中的事情。
  
  另外。
  
  当年刘邦的家境也就那么回事,起事时也不过只是一个亭长,秦汉时期乡村每十里设置一亭,指派一个亭长,即是说当时刘邦的身份只相当于后世的一个片警,最多了也就是个片警小队长,并且历史记载刘邦在这个时候已经有四十八岁或三十九岁(有争议)的“高龄”了。
  
  吴良真心很难想象,这样的刘邦手中能有一柄堪称“仙物”的宝剑。
  
  要是真有,他早干什么去了?
  
  除非……他在这之前忽然遭遇了一场史书中不曾记载的奇遇,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某个不为世人所知的遗迹,并在遗迹中得到了一笔财富,其中便包括一柄堪称“仙物”的宝剑。
  
  否则。
  
  吴良便有理由怀疑“斩蛇剑”不过只是一柄极为普通的佩剑。
  
  并非“斩蛇剑”赋予了刘邦高贵的身份与过人的能力,而是建立大汉王朝的刘邦赋予了“斩蛇剑”后来的名气与神话色彩。
  
  也正是这种“辩证”的思维。
  
  令吴良对“斩蛇剑”同样有着不小的兴趣,他就想见一见这柄传说中的宝剑,要么证实自己的推测,要么推翻自己的推测,什么样的结果都可以,他就是想要求得一个确切的答案,从而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不过现在献帝回避了“斩蛇剑”的问题,他又不能对献帝用强,因此也只能暂时将此事按捺下来。
  
  “你们几个,去取些清水,先将这铁箱清理出来,切忌里面的宝物不可直接用水清洗,先寻一块干净的麻布小心摆在上面,待我一一查看过后再决定如何清理。”
  
  吴良收回了思绪,对随行的几名瓬人军兵士说道。
  
  “诺!”
  
  瓬人军兵士应了一声,便连忙小跑着去取水。
  
  吴良则还在想眼前的这颗已经腐烂严重的董卓头如何处理,是随便找个地方埋了,还是想个什么办法继续保存下去?
  
  吴良比较倾向于前者。
  
  因为对他而言,这颗已经腐烂到这种程度的头颅基本没有任何考古价值,就算现在要强行将其保存下来,也必须清除掉透露上面的腐肉,最后只能剩下一个骷髅头标本。
  
  这对于仪器先进的后世考古或许还有些用处,但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最多也就将其做成一个酒碗或是夜壶。
  
  吴良没有这种恶趣味,因此依旧没有任何用处。
  
  思来想去。
  
  吴良又尽量完整的将这颗头颅放回了木匣之内,还将木匣的活板原封不动的插了回去。
  
  他决定做个顺水人情,将这东西交给曹老板来处置,没准儿这颗董卓头对曹老板来说还有些剩余的政治价值可以压榨,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正如此想着的时候。
  
  “?”
  
  吴良忽然留意到了一名落单的曹军兵士。
  
  这名兵士全身上下虽然看起来与那些巡逻的曹军兵士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但据吴良所知,曹军巡逻向来最少都会以“伍”为单位,即是说最少也是五人一组,很少会有这种单独行动的情况出来。
  
  最重要的是。
  
  这名曹军兵士如今距离他只有三丈远的距离,并且还在继续向他靠近,尤其是意识到吴良已经发现了他之后,这名兵士的脚步非但没有停滞下来,反倒还有十分明显的提速。
  
  “站住,你是什么人!”
  
  吴良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立刻开口呵斥了一声。
  
  以他目前在曹营的地位,莫说是这样的兵士,便是略有些职位的人,被他呵斥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何况这还是在曹营之中,说是众目睽睽之下亦不为过,自是更加没人敢忤逆于他,除非已经做好了反叛曹老板的准备。
  
  “……”
  
  然而那人却并不做声,现房接近的速度反而更快了一些,甚至连手中的长矛都横了过来,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吴良。
  
  “公子小心!”
  
  察木王子听到吴良的喝声才注意到这名兵士,不过看到这名兵士此刻的举动,他亦是瞬间便意识都情况不对,连忙出声提醒吴良。
  
  最重要的是。
  
  现在吴良身边便只有他一个人,那几名瓬人军兵士已经被吴良派去寻找用来清洗铁箱的清水了。
  
  “噌!”
  
  吴良则是已经顺势抽出了别在腰后的铜匕首防身。
  
  不过在不了解对方实力的情况下,吴良并没有与其正面硬刚的想法,因为不管对方实力如何,他的武艺都很拉胯,何况还是在对方兵器更长的情况下,吴良除非退无可退,否则绝不会轻易以性命相搏。
  
  所以虽然将铜匕首握在了手中,吴良却也在快速向瓬人军所在的方向退却,同时还不忘向察木王子嚎了一嗓子:“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
  
  “啊?哦哦!”
  
  察木王子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撒开丫子跟随吴良一同逃跑。
  
  另外一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北王狂刀 天神殿 江辰唐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