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恭喜你被逮捕了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末日的模样

第二百四十三章 末日的模样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和之国,新东京。
  
  
  
  内阁总理大臣办公室里。
  
  
  
  “荒谬!荒唐!简直是丧心病狂!”
  
  
  
  熬了一夜又在下午发表了公开电视讲话的内阁总理大臣东森河谷那张线条硬朗、在公众面前总是坚毅正直的脸上,此时也充满了疲惫的倦容,而这疲惫又在一个电话之后转为了愤怒。
  
  
  
  “不是已经答应了将天空树的【边界】之门对他们开放吗?那些老家伙还想要做什么?提出这种要求真的不怕我拒绝?”
  
  
  
  有些无力地重复了几次这句话后,内阁总理大臣东森河谷十分疲惫地后仰躺在了椅子上,烦躁无比地揉了揉眉心,双目无神呆滞地仰头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在他身后的不远处,窗帘后的阴影中站在个影子一样的男人,照例端着一杯咖啡用汤勺轻轻地搅拌着。
  
  
  
  端起咖啡轻轻呡了一口后,男人砸吧砸吧嘴,似乎又回味起第三侦查组办公室那个小时候梦想是成为咖啡师的男人的亲自手磨咖啡,忍不住轻轻地摇了摇头。
  
  
  
  喝来喝去,还是那里咖啡味道最为醇正让人回味无穷,内阁总理大臣办公室的速溶咖啡就要差上不止一个档次了。
  
  
  
  不过影子也不挑剔,有得喝就行,抿了抿嘴后听到内阁总理大臣的喃喃自语,忍不住耸了耸肩说道:
  
  
  
  “他们知道我们的处境不太妙,而目前他们是唯一能够帮助我们的人,自然不担心我们讨价还价......”
  
  
  
  “该死的!”
  
  
  
  东森河谷用力的握拳砸向了办公桌,眼中闪过愤怒和无奈,苦闷无比地说道,“十一岁的孩子,我去哪里找那些孩子给他们,还要每周供应三个,这帮老家伙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那些孩子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影子呡了一口咖啡,随口说道,“大人物们都有些特殊的癖好,越老越妖,不是没道理的。”
  
  
  
  “真是些混账!”
  
  
  
  东森河谷愈发愤怒了起来。
  
  
  
  “您的意思是...拒绝他们?”影子湖忽然开口道。
  
  
  
  听到这话,东森河谷的脸上顿时浮现出犹豫和挣扎之色。
  
  
  
  能够搭上天人九大家这条线,是他在即将到来的六月份三年一届的“世界会议”中最后的筹码。
  
  
  
  现在裁决司已经退出了和之国,东森河谷最担心的自然就是在即将到来的“世界会议”上被裁决司的人提桉直接踢出联盟国——那就意味着他奋斗了小半辈子的政治心血全部付诸东流,所以他必须要找到届时能够替他们发出声音的援手。
  
  
  
  天人九大家的那些老人,无疑就是这样的可靠援手。
  
  
  
  东森河谷几乎为对方这次和之国之行安排好了一切,力争做到对方满意,只是没想到那些老家伙会在临行前提出这样的要求。
  
  
  
  拒绝吗?
  
  
  
  他真的能拒绝吗?
  
  
  
  “不不...再等等...再想想办法...总会有办法。”东森河谷揉了揉眉心,忽然开口问道,“牢里那些犯人中...有没有年纪比较小一点的...”
  
  
  
  影子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东森河谷真的会妥协。
  
  
  
  但他只负责办事,从不过问其他任何,所以大人物们才放心将事情交给他。
  
  
  
  因为专业,所以放心。
  
  
  
  某种程度上来说,影子和七海健次郎是同一种人,都有些着过硬的专业素养,哪怕失手他也绝不会让任何人查到或者联想到那些大人物。
  
  
  
  稍微想了想,影子就开口说道,“少年管理所估计有,但最起码十四周岁以上,十一岁的恐怕找不到几个。”
  
  
  
  说到这里,影子顿了顿,继续说道,“而且...那些孩子大部分都有父有母,如果突然消失的话...恐怕很难收场。”
  
  
  
  东森河谷听了顿时一愣,突然也醒悟了过来。
  
  
  
  在这个网络和自媒无比发达的年代,爱子心切的父母很容易就闹出大乱子,心中突然更是一阵懊悔。
  
  
  
  自己怎么真动了邪念?
  
  
  
  可有些念头,一旦产生,就很难抹掉了。
  
  
  
  东森河谷深吸了一口气,心中微微一动忽然又想起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的神色,最终开始作出了决定。
  
  
  
  “我听说...新东京市内有一个少儿收容所,专门收容从北方沙亚什大公国那些逃亡过来无父无母无家可归的孩子.....”东森河谷没有继续说下去。
  
  
  
  但一切都已经在不言之中。
  
  
  
  北方沙亚什大公国早已经分崩离析,那些流落到和之国的孩子都是些在革命军的战乱中失去父母、流离失所的孩子,哪怕消失了几个恐怕也不会有人关心。
  
  
  
  办公室的空气安静了好一会儿。
  
  
  
  窗帘后的阴影中,沉默了半天的男人终于喝完了他手中的咖啡,随手将咖啡杯放在窗台上,点了点头道:
  
  
  
  “我明白了。”
  
  
  
  说完,他的身形止不住地一阵晃动,眼看着就要消失在窗帘后的阴影之中。
  
  
  
  东森河谷忽然想起了些什么,提醒道,“这件事...暂时不需要和木村组长说。”
  
  
  
  暗影没有回答,只是在角落里无声地微微点头,随后便彻底消失在了原地,微风晃动的窗帘后只剩下一个空的咖啡杯。
  
  
  
  等到办公室里只剩下一个人后,一夜没睡到直到今天下午的东森河谷再也支撑不住将疲惫的身躯整扔在了身后的椅子上,仰头呆呆地望着头顶的天花板。
  
  
  
  脑海似乎有个声音在反复回荡。
  
  
  
  这样对吗?
  
  
  
  这样真的没错吗?
  
  
  
  片刻后,东森河谷的眼神中逐渐恢复了清明,变得前所未有的坚定了起来。
  
  
  
  这是他的国家,是他为之付出了半辈子心血的国家,他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哪怕是,
  
  
  
  弄脏自己的双手。
  
  
  
  ......
  
  
  
  天元历1122年3月10日的这一天,发生了很多让人们慌乱,焦虑,惶恐的大事,对于整个和之国而言必将是会被载入史册的一天。
  
  
  
  当然,前提是这个国家的历史能有机会传承下去。
  
  
  
  长夜过后。
  
  
  
  当天际的月影消失,一片灰白色重新笼罩天龙,晨风在街头来回的吹拂,一团团雾气被吹得忽浓忽澹的时候。
  
  
  
  江户川区,新垣侦探事务所附近街头的拐角,两大一小三个身影缓缓地从薄雾中奔跑出来显露出身形。
  
  
  
  公寓门口,搬了张椅子躺在大门前的包租公新垣悟看着那两大一小三个身影,心中莫名有种看着“一家三口”的和谐感,等到距离近了才不出意外的发现是东野原三人。
  
  
  
  今天除了日常锻炼的东野原和西丸未梨之外,还有穿了一件运动服的科洛蒂亚,在晨雾中奔跑时他那一头绸缎般丝滑的金发有如流淌在乳白色牛奶中的蜂蜜。
  
  
  
  新垣悟笑呵呵地说道,“科洛蒂亚小姐早啊,今天怎么也和东野君一起出门锻炼了?”
  
  
  
  科洛蒂亚有些不太好意思地低下头,“上次的事情有劳大家担心了,我也想...变得强大一些,能够保护自己。”
  
  
  
  跑步就能变强?
  
  
  
  新垣悟看了眼东野原,嘴角抽搐了一下。
  
  
  
  心道除了这小子是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越跑越强,从去年那个顶楼废材变成了如今的少年英才,但其他人恐怕不太合适。
  
  
  
  不过转念一想,多练练跑步,说不定以后遇到点事打不过也能跑得过,总归是个自保的手段。
  
  
  
  新垣悟便笑吟吟地鼓励了两句,没像是以往那样说些打击人的风凉话。
  
  
  
  东野原去年刚开始养成晨跑习惯的时候可没少受打击,只不过随着东野原在竹原南私立学园完成从留级生班到三年级跳跃,那些打击也都全都变成了打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北王狂刀 天神殿 江辰唐楚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