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逢场作戏 > 第七十四章:一起痛苦吧.

第七十四章:一起痛苦吧.

不想错过《逢场作戏》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顾夜恒宣传即将跟徐子微订婚,这个消息对于章萍来说无疑比网上的那些评论还要让她更受打击。
  这几天她是日渐的消瘦。
  午后,季溪习惯性地端着一杯奶茶上了天台,在天台上她看到正在哭泣的章萍。
  章萍为什么哭,季溪心知肚明,所以她想当自己什么没有看见转身离开。
  但章萍去看到了她。
  “季溪姐!”
  季溪停住了脚步回过身,想了想走到她的身边,把手还没有开封的奶茶递给她,“要喝吗?”
  章萍抹了抹眼泪,“可以吗?”
  “嗯。”季溪把奶茶放到她面前。
  章萍拿过来喝了一口,垂着眼帘可怜兮兮地问季溪,“季溪姐,我是不是一直都躲着我,觉得我很烦?”
  “不是,我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为什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我,你跟夜恒哥……”
  “我跟顾先生没任何关系,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是因为我知道顾先生不会喜欢你,但是我说不出口。”
  “因为……”她看了一眼章萍,“因为就算我说出了口,你对他的喜欢也不会少一分,爱情只有自己碰到了壁才会想要回头。”
  “但我没有想过会这么痛。”章萍又掉下了眼泪。
  季溪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不曾拥有的爱情并不算爱情,其实你的痛并不是因为失去他而痛,而是你无法再拥有一颗痴恋他的心而痛。章萍,你爱的不是他,你爱的是爱他的感觉,爱他时你的心动。”
  章萍认真的看着季溪,她觉得这个只比她大半岁的姐姐要比她成熟的多。
  “季溪姐,你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吗?”
  “嗯,”季溪低下了头,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尖,“我曾经也深爱过一个男人,爱得患得患失,爱得失去自我,现在回头看过去的自己,其实我爱的只是我自己而已,我被自己的深爱感动了。后来我跟叶枫交往,才明白爱情是成全,成全对方也成全自己。”
  “你会跟叶经理结婚吗?”
  季溪笑笑没说话,能不能跟叶枫结婚最终能决定的人并不是她。
  “我听说叶经理的妈妈来了,”章萍也问了一个跟袁国莉一样的问题,“叶经理的妈妈看到前几天网上污蔑你的事情了吗?”
  “看到了。”
  “你当时应该很难过吧?”章萍倒是第一个问这种问题的人。
  不管是叶枫还是袁国莉,他们都劝她不要多想,却没有人问她会不会难过。
  她当然会难过,这种难过并不是委屈,而是觉得自己太好欺负。
  感觉谁都可以指着她的鼻子去遣责她的一切。
  没有人会在意她的真心,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想法,因为她本在泥潭里,烂成泥才是她最后的结局。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也是他们肆无忌惮去评论她的原因。
  季溪厌恶这一切,厌恶外界施加在她身上的这些暴力。
  同样她也厌恶自己给叶枫带来的不良影响。
  这些天,公司里的人表面像是若无其事,但是他们看她跟叶枫的眼神明显地不一样了。
  有时候连假装都太过于刻意。
  辛秘书跟她说私底下很多人都在讨论他们的事情,特别是宣传部的人还知道在网上还击的人并不是叶枫而是顾总时,这种讨论的声音就更多了。
  “他们说顾总这个资助人对你还是挺上心的。”辛秘书跟她说这些时一直盯着她看。
  可能是想从她的面部表情上捉摸到一些他想知道的内幕。
  季溪什么话都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给。
  也是在那一刻她开始审视她跟叶枫之间究竟合不合适。
  有人说最好的爱情就是成就最好的彼此,曾经她认为跟叶枫在一起她变成了最好的自己,但是最后叶枫跟她在一起后,却变成了大家的笑话。
  “季溪姐,我们一起加油吧。”章萍伸出手想握一下季溪。
  季溪把手给了她。
  “我会从失恋中走出来的,也希望你也能快点从别人给你的伤害中走出来。”
  “谢谢。”季溪露出一丝微笑。
  章萍也笑了,她侧过头眯起眼睛看着帝都的天空,季溪也看向天空。
  十一月的帝都,天灰蒙蒙的。
  云丽瑶这几天在家一直在研究一件事,那就是网上爆的那些料是不是真的,季溪跟她表哥曾经是不是男女关系。
  她像写大纲似的把那些爆料一条一条地写下来,然后逐条逐条分析研究。
  就算后来把爆料人挖出来后她依然没有放弃。
  因为她觉得虽然把爆料人找出来了,但也只能说明爆料人的动机不纯,并不代表爆的内容不真实。
  所以,她表哥跟季溪之间肯定有故事。
  而且云丽瑶可以肯定,如此之快就挖出爆料人,这事一定是顾夜恒干的。
  只是有一点云丽瑶弄不明白,表哥把苏熔挖出来目的何在。
  如果是为了帮季溪,在消息出来的时候他完成可以用手段把这些料给压下去。
  既然不是帮季溪,那么只有第二条,不想让自己牵扯进去。
  随后网上放出来的订婚消息就能说明一切。
  表哥为什么要如此急于撇清,是因为讨厌季溪吗?
  在觅林岛的时候表哥就对季溪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两人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这勾起了云丽瑶十足的好奇心。
  但顾夜恒已经好久没有回顾宅了,她一时半会也碰到他的面。
  很快,机会来了。
  顾老爷子从章慧玲那里听到网上订婚的传闻,马上就打电话给顾夜恒,让他晚上带徐子微到家里吃饭。
  可能是想当面问问两个当事人是不是真的要订婚。
  晚上六点半,顾夜恒不负众望还真的把徐子微带回了家。
  顾老爷子下楼,寒暄客套,徐子微把带来的水果亲手送到老爷子面前,还十分乖巧地说了一些吉祥话。
  再次寒暄客套,终于入了座。
  家宴,章慧玲自然在,但章萍却没有出现。
  “章萍跟朋友出去了,说在外面吃了晚饭再回来。”章慧玲跟顾老爷子汇报。
  “跟那位朋友?”顾老爷子随口问了一句。
  章慧玲回答,“跟季溪,前些日子网上出了一些对她不太好的言论,季溪心情不好,章萍陪她散散心。”
  云丽瑶正想知道网上的事情顾夜恒是什么看法,听章慧玲主动提起这件事情,她马上问道,“网上的事情是真是假?说的那个该富豪我怎么觉得像是在说表哥。”她看向顾夜恒,“表哥,说的是你吗?”
  顾夜恒翘着一个二朗腿,单手斜靠在椅子上歪着头看向云丽瑶,轻描淡写地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八成是你,你不是资助过季溪吗,而且上面还提到了X小姐,徐小姐首字拼音不正好是X,而且你们确实也相过亲,季溪也正好是她的助理。”
  “阿恒你还资助过季溪?”顾老爷子敏感地嗅出了问题的关键点。
  顾夜恒点点头,“是的,我四年前去安城处理动乱的时候遇上的,小姑娘没有钱学也上不起,我资助了她十万上了大学。”
  “所以季溪就到了星耀公司?”云丽瑶继续问,“打工还债?”
  “我可没让她打工还债。”
  云丽瑶歪了一下头一派天真地说道,“我明白了,季溪去星耀公司是为了报恩,我想跟叶枫交往也是在报恩,报表哥你的恩。”
  “跟别的男人交往报我的恩?”顾夜恒一下子来了情绪,“你在说什么鬼话?”
  “我怎么讲鬼话了,星耀公司可是表哥你自己的公司,现在这家公司由叶枫全权打理,季溪做他的女朋友难道不是帮表哥你盯着他吗?”
  “少胡说八道。”顾夜恒佯装生了气。
  徐子微坐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不过云丽瑶的话她全数听了进去。
  她觉得她要重新审视顾夜恒跟季溪的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北王狂刀 天神殿 江辰唐楚楚